如何鉴定石雕的真假及好坏(寿山芙蓉石的历史)

作者:木子      发布时间:2021-08-21      浏览量:2319
如何鉴定石雕的真假及好坏一、从石雕佛像的材质上鉴定石料是不可再生资源,用一点就少一些,也因此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来限制石材的开采。政府管控愈加严厉,就会增加市场的紧张氛围,从而抬高石材的价格,现在的芝麻黑石料价格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石材

如何鉴定石雕的真假及好坏


一、从石雕佛像的材质上鉴定

石料是不可再生资源,用一点就少一些,也因此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来限制石材的开采。政府管控愈加严厉,就会增加市场的紧张氛围,从而抬高石材的价格,现在的芝麻黑石料价格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石材的价格攀升后,为了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获取订单,也会有一些厂家选用一些低劣的石材,以次充好。因此有一双慧眼是很重要的。要准确无误地区分出材质的优劣,首先是观察。

优质的花岗岩石料,其一般质地坚硬细密,质感很好,采用这种石料雕刻成的佛像能够有效的利用本身材质的特殊性而向外展示出雕像的韵味,能够保存的年限也比较长。

二、从石雕佛像的雕刻刀法上鉴定

古代石雕刀法简练,技术纯熟,线条流畅,而复仿制品的作者由于不熟悉原物的时代风格,工艺过程和雕刻方法,因而新作总留有自己的风格痕迹。

三、从石雕佛像的石材密度上鉴定

即使大部分的石雕佛像外观颜色大致相同,但是也有可能是不同的矿石料。不同种类的石料密度是不一样的,可以通过滴墨的散开速度和范围来判断石料的好坏。

现在市场上有些石料是人工石料,有些是劣质石料,优质的石料滴上墨水后要很久才会散开,散开的范围也不会很大。而人造石材或者低密度的石料,则快速四散。

扩展资料:

1、表面的石雕花纹色调不美观作为装饰用石雕。人们主要的还是其加工后表面的装饰效果。

2、理化性能指标差,用于装饰的石雕,常常以其装饰性能(即石雕表面的颜色花纹、光泽度和外观质量等)来作为选材的要求,但评价石雕质量时,除考虑装饰性能外,还应考虑其它质量指标,如抗压强度、抗折强度、耐久性、抗冻性、耐磨性、硬度等。

3、规格尺寸的偏差太大。装饰用石雕狮子都是被加工成板材使用的。施工时都采用拼铺(用于地面时)或拼贴(用于墙面时)的方法进行的。为保证装饰面平整、接缝整齐,国家标准规定了板材的长度、宽度、厚度的偏差以及板材表面平整度、正面与侧面角度的极限公差。

4、加工后板材的外观质量差。天然石雕的表面特色是经过切割、锯切、研磨、抛光等工序后显现出来的。在加工过程中会在石雕表面外观上留下一些缺陷,若这些外观缺陷超出了国家标准规定的范围,石雕即为不合格品。

用这些外观质量差的劣次板材进行饰面石雕装饰,其整体装饰效果不会令人满意的。所以在判定石雕质量时,建议除考虑花纹色泽外石雕,石雕质量该如何辨别还必须检查其外观质量。


寿山芙蓉石的历史


清朝初期的几位皇帝,都深为博大精深的汉族文化所吸引,要求满族人接受并努力学习汉文化。他们也十分喜欢寿山石,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坐像,就是寿山石雕。 康熙、雍正、乾隆各朝,喜爱寿山石之风更盛,先石也更加讲究。名贵的芙蓉石自然得到清朝皇族的宠爱。康熙帝御宝“御赐朗吟阁宝”即为白芙蓉石所制;雍正帝用的“壶中元”、“和硕怡亲王宝”、“膺天庆”印玺皆为芙蓉石章;乾隆皇帝一生所用的寿山石印章,竟多达百余枚,其中不少是芙蓉石章。 清咸丰十一年,咸丰皇帝临终时立下诏书:立皇太子载淳为太子,派载恒、端华、肃顺等八人为顾命大臣,赞襄政务,并规定他御用的“御赏”田黄石印章与“同道堂”芙蓉石印章,作为他“殡天”之后下达诏谕的凭信,“御赏”章作为“印起”,“同道堂”章作为“印讫”,必须同时加盖方为有效。皇帝将“御赏”章赐太子载淳,“同道堂”章交由皇太后保管。载淳于同年七月登基,改年号为“祺祥”,可是只过三个月,西太后慈禧便发动了政变,或杀或贬了几位顾命大臣,将政权连同两枚印章都掌握到自己手中,改年号为“同治”,垂帘听政。这个历史有名的“祺祥政变”的故事,说明了寿山石不仅贵为御用,还参与了一段重大的历史事件。从乾隆帝祭天时将田黄石作为供品后,田黄石有了“石王”的美称。有“王”就有“后”。芙蓉石雍容华贵,细腻脂润,而且清朝皇帝将田黄石章与芙蓉石章一起作为下达诏谕的凭信,芙蓉石顺理成为“石后”。2002年4月,在北京华辰拍卖会上,有一对康熙皇帝御用的芙蓉石印章,估价仅80-100万人民币,成交价却高达390万人民币,创下了芙蓉石章的天价。这对印章是康熙皇帝晚年的用印,质地温润细腻,平顶浮雕双夔博古钮,雕工精致。根据《秘殿珠林》卷记载,康熙五十九年十二月,康熙帝自择“戒之在得”四字印文,以纪念在位即将60年。次年5月,康熙帝在避暑山庄命大学士、著名画家张照拟定字体,并由梅玉凤刻成。这对印章常钤於康熙晚年的御笔书画之,《石渠宝笈》中屡有著录。两印的印文也是康熙晚年心境的实录。“戒之在得”折射出他内心深处的忧患意识与警惕之心;“七旬清健”则反映了他对晚年身体健康的期待。 康熙去世之后,这对印章和其他康熙生前的用印一起封存於紫禁城内。1900年八国联军侵扰,大多数康熙玺印散失,部分流散欧洲。据了解,这对印章曾於20世纪初出现於法国某拍卖会,后一直秘藏於外国收藏家之手,此次重现于京城,尤显珍贵。


芙蓉石雕,好看吗?



看着好看,就是我不懂


什么地方有芙蓉石呀?



寿山石现在福州寿山石市场十分红火,尤其是星期六、星期天,福州的藏春园寿山石、福州古玩城、福州寿山石大楼、福州寿山石文化城、成千上万的人到这里来淘宝以及台湾客商也来这里购买。福建周边的寿山石“石贩”都来福州掏宝。寿山石市场一天成交率都在几十万上下。寿山石店铺近千家。福州寿山石拍卖市场每逢周末都举办拍卖会成交率都在40%以上,名家作品尤其大受欢迎。田黄石、芙蓉石、高山石寿山石雕价位成直线上升。寿山石芙蓉石作品深受欢迎。寿山石出产于福州市北部约30公里的寿山村,分田坑、水坑、山坑口三大类,计有100多个品种。芙蓉石属于山坑石的一个种类,出产于寿山村南约8公里的加良山矿脉,这个矿脉还出产峨嵋石和溪蛋石等,这些石种另文介绍于后。在介绍芙蓉石之前,请先了解山坑石的概况。山坑石产区的范围很广,矿区的中心是位于寿山村南面的高山峰,从这里延绵而去的峦岩层中,蕴藏着丰富的山坑石。山坑的矿脉、石种繁多,是寿山石最大的家庭。高山峰的东面是都成坑矿脉;与高山、都成坑隔溪相望的有虎岗、善伯旗、善伯洞矿脉;再往东有金狮公矿脉、吊笕矿脉;高山、都成坑山的南面是加良山矿脉,又称月洋矿脉;寿山石村的西前有旗山,每个石种的质地、色泽、纹理也都有不同的特征,奥妙无穷。每一种石都有丰富的内涵,都有自己的性格:芙蓉石的雍容,都成坑石的灵捷,善伯洞石的朴实,旗降石的刚健,荔枝洞石的妩媚……各种坑石,五色相映,光彩四射。清朝初期的几位皇帝,都深为博大精深的汉族文化所吸引,要求满族人接受并努力学习汉文化。他们也十分喜欢寿山石,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馆的清大祖努尔哈赤的坐像,就是寿山石雕。康熙、雍正、乾隆各朝,喜爱寿山石之风更盛,选石也更加讲究名贵的芙蓉石自然得到清朝皇族的宠爱。康熙帝御赐朗吟阁宝“即为白芙蓉石所制;雍正帝用的“壶中元”、“和硕怡亲王宝”、“膺天庆”印玺皆为芙蓉石章;乾隆皇帝一生所用的寿山石印章,竟多达百余枚,其中有不少是芙蓉石章。清咸丰十一年,咸丰皇帝规定他御用的|“御赏”田黄石印章与“同道堂”芙蓉石印章,作为他“殡天”之后下达谕的凭信,“御赏”章作为“印起”,“同道堂”章作为“印讫”,必须同时加盖方为有效。皇帝将“御赏”章赐太子载淳,“同道堂”章交由皇太后保管。西太后慈禧便发动了政变,或杀或贬了几位顾命大臣,将政权连同两枚印章都掌握到自己手中,改年号为“同治”,垂廉听政。这个历史上有名的“祺祥政变”御用的故事,说明了寿山石不仅贵为御用,不参与了一段重大的历史事件。芙蓉石雍容华贵,细腻脂润,而且清朝皇帝将田黄石章与芙蓉石章一起作为下达诏谕的凭信,芙蓉石顺理成为“石后”。芙蓉石又称之白芙蓉、白寿山。上品芙蓉石天生丽质,雍容华贵,微透明而似玉非玉,手感特别好。前人形容其“如脂如膏如腴”、“拂之有痕”,这是形容人们对芙蓉石非常珍惜,芙蓉石的主要特征是:凝结脂润、细腻纯净,而且品玩最容易上“包浆”。寿山石长期在人的手上,脸上摩挲,石与皮肤的磨擦已增加了亮度,而人体的油胎与温度又使石质更加脂润通灵,火气褪尽,老到成熟。这种特殊的光亮谓之“包浆”。芙蓉石的另一特点是是含砂多。名贵的芙蓉石夹在坚硬的围岩之中,肌里有黄色、白色或灰色的块状砂团,这种砂团或砂线的分布没有规律。通常含有黄砂的芙蓉石质地最好,含有青色砂的多为性芙蓉石的结晶体。古人推崇芙蓉石:“贵则荆山之璞,蓝田之种;洁则梁园之雪,雁荡之云;温柔则飞燕之肤,玉环之体。芙蓉石的种类很丰富,按矿洞的名称与位置分为将军洞、上洞、天面洞、半山芙蓉石等;殷实色泽与质地可分为:白芙蓉石、黄芙蓉石、五彩芙蓉石、红芙蓉石、青芙蓉石、绿若通芙蓉石、竹头窝芙蓉石、瓷白芙蓉与半粗芙蓉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