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玉石的工具、工具用法、古典画像、基本功要哪些(玉器雕琢过程要哪些工具)

作者:木子      发布时间:2021-07-31      浏览量:24142
雕刻玉石的工具、工具用法、古典画像、基本功要哪些工具就比较繁杂了.包括一些切割工具和打磨工具.手动的电动的都有.比如电磨.台磨.电钻或台钻之类的.还有一些小工具.比如刻刀.什锦锉等等.这些工具拍拍和淘宝都有售.你可以去看看基本功:首先,个人

雕刻玉石的工具、工具用法、古典画像、基本功要哪些


工具就比较繁杂了.包括一些切割工具和打磨工具.手动的电动的都有.比如电磨.台磨.电钻或台钻之类的.还有一些小工具.比如刻刀.什锦锉等等.这些工具拍拍和淘宝都有售.
你可以去看看基本功:首先,个人想学习雕刻玉石的话需要买电磨和金刚砂磨头,买一些玉石原料,如果原料较大还需要买切割机先进行切片 第二,雕刻,这个需要一些美术和雕刻功底,雕刻的图案有一些传统的吉祥造型,还可以根据自己喜好雕刻成喜欢的图案 第三,抛光,需要买砂条,砂纸,抛光膏,抛光轮,先用砂条砂纸,从粗到细慢慢磨,直到完全没有了雕刻的痕迹,最后用抛光轮沾抛光膏最后抛光 这样一件光彩照人的玉器就出来了,大致过程是这样的,具体到自己实践中还会有一些问题,如果没人教你要慢慢摸索了望采纳谢谢

工具就比较繁杂了.包括一些切割工具和打磨工具.手动的电动的都有.比如电磨.台磨.电钻或台钻之类的.还有一些小工具.比如刻刀.什锦锉等等.这些工具拍拍和淘宝都有售.
你可以去看看基本功:首先,个人想学习雕刻玉石的话需要买电磨和金刚砂磨头,买一些玉石原料,如果原料较大还需要买切割机先进行切片 第二,雕刻,这个需要一些美术和雕刻功底,雕刻的图案有一些传统的吉祥造型,还可以根据自己喜好雕刻成喜欢的图案 第三,抛光,需要买砂条,砂纸,抛光膏,抛光轮,先用砂条砂纸,从粗到细慢慢磨,直到完全没有了雕刻的痕迹,最后用抛光轮沾抛光膏最后抛光 这样一件光彩照人的玉器就出来了,大致过程是这样的,具体到自己实践中还会有一些问题,如果没人教你要慢慢摸索了望采纳谢谢

抛光膏,买一些玉石原料.还有一些小工具:首先,个人想学习雕刻玉石的话需要买电磨和金刚砂磨头,具体到自己实践中还会有一些问题.比如刻刀.什锦锉等等.这些工具拍拍和淘宝都有售,最后用抛光轮沾抛光膏最后抛光 这样一件光彩照人的玉器就出来了,大致过程是这样的. 基本功,抛光轮工具就比较繁杂了,抛光,需要买砂条,砂纸.台磨.电钻或台钻之类的.包括一些切割工具和打磨工具.手动的电动的都有.比如电磨,雕刻,这个需要一些美术和雕刻功底,雕刻的图案有一些传统的吉祥造型,还可以根据自己喜好雕刻成喜欢的图案 第三,如果原料较大还需要买切割机先进行切片 第二,先用砂条砂纸,从粗到细慢慢磨,直到完全没有了雕刻的痕迹


玉器雕琢过程要哪些工具


玉雕雕琢的基本工具有:
钩陀:比整防更小,但铊口边部有数种变化,侧面图形有厚薄不一的长祀形、梯形、倒梯形、圆边形、平顶透镜形、圆顶透镜形,这些均为无金刚石的钩航;加工时需要不断蘸金刚石砂浆。
膛防和碗花:多为回头、枣核、球形,用于冲磨口径较大的玉器器皿内膛。碗防用铁板冲压成碗形,用于冲磨玉碗、玉炉、玉熏等玉器内膛。
铡砣:主要用于切割玉料。铡而顾名思义就是其能像铡刀那样切割玉料,铡而其实就是用铁片制作的圆形片状锯片,有的锯片中心有圆孔,这样可以用螺丝与切料机或玉雕机的转轴连接。
田防:主要用于雕琢出胚,它基本可以完成玉器粗雕的所有工序。錾陆也是圆形铁制锯片,中心有孔;较大的级防可以直接用螺丝与玉雕机转轴相连。

2006年10月12日 星期四 22:372、抛光工具 抛光工具的选用很重要;虽然抛光效果与抛光粉的种类有关,但也与抛光工具的种类与结构有类。抛光效果不佳时,改换抛光工具也常能奏效。 (1)胶碾 胶碾,又叫”胶铊”,是用特殊的抛光胶制成的、形状各异的抛光用磨头。抛光胶的主要成分是虫胶和抛光粉,故胶币就是由胶微粉砂轮。中国玉雕使用胶碾的历史非常久。在人造碳化硅微粉问世之前,多采用天然产出的钢玉粉。现代则多使用280号、400号碳化硅或碳化硼。也可根据需要选用更细的抛光粉。 胶碾是抛光粉与工具的结合体,质地强韧而表面又够软,不仅有优良的抛光性能,而且制作方法简便是一种实用方便,用途广泛的抛光工具。 制作方法是先将碳化硼放在两铁片上加热至足以融化虫胶粉为止,然后分数次加入虫胶粉并搅拌均匀。待其稍凉后可如揉面般的折叠数次,使碳化硼能均匀地混合。最后压制成砂轮状,中心孔可用热铁条贯穿而成。亦可用加热法,使虫胶与碳儿硼混合物沾在抛光机的轴杯上,乘热提成球状、棒状。在慢速旋转中用碳化硅条将其打磨成最终形状。 (2)木铊 木铊,是用木材车瓣成盘状、轮状、鼓轮状的抛光工具。木钻本身并无抛光作用,因有些抛光粉依附在木材的碧眼里随木纯转动时对玉雕产品产生抛光作用。因此鬃眼较大的木材都可以用来制作木铊。 由于抛光工具是在潮湿条件下使用的木铊会因潮湿而弯曲变形。为降低木纯的吸水性,要对木铊作浸蜡处理。 木铝价格低靡加工制作也很容易,抛光性能也很好,对那些有剥蚀性的宝石,玉石进行抛光尤为奇效。对一些高硬度的玉石,宝石进行抛光其效果也优于其他工具。因此,木能早就被国内外玉雕行业和宝石行业所采用。 木钻抛光玉作面的形状是多样的;抛平面时,抛光面是平整的;抛凸面形体时,抛光面是呈不同曲率的四面。 不过木材的材质有硬;软之分,因此在使用上略有不同。 ①硬质木钻即选用材质较硬的木材辩制成的木纯。使用硬质木铊时,抛光粉应用油或滑脂调制。这样的配伍最宜抛光硬度较高的玉石制品。 ②软质木铊即用软质木材制成抛光面层的抛光轮。因为软木较软,牢固性差,故将8—10毫米的软木板粘贴在金属铁盘上。这种用软木制成的木销最宜用来抛光剥蚀性的玉制品。 (3)皮铊 即将皮革蒙在特制的金属盘架或硬木盘架上,使之如同鼓的一侧。任何皮革均可使用。 皮统可用于抛光任何玉石和宝石,对有剥蚀性的玉石抛光,效果尤佳。抛光粉以用氧化铬、红宝粉较好。皮铊的抛光效果优于毡轮。 皮谋可用薄层皮革或3毫米左右的厚皮革。蒙皮面时,一般将皮革光面作为抛光面。 薄皮革的适形性好适宜抛光凸面的玉制品及首饰,厚皮革的适形性差,抛大平面时较好。 (4)毡轮 毡轮有实心毡轮和蒙面毡轮两种。 ①实心毡轮采用好羊毛压制而成。尺寸较大时须使用法兰盘。毡轮使用时,转速不宜快。 因为转业较高时,抛光粉会因离心作用而散失,抛光效果反而不佳。 毡轮易吸尘士,尘土会影响抛光效果。保存时应当保持清洁。此外一个毡轮也不宜改换所用抛光粉的种类。 ②蒙面毡轮即将厚羊毛毡用热水浸泡10多分钟后将其钉压在馒头形状的木轮上。 (5)布轮 布轮为传统抛光工具。因布较软,故在高速旋转中才能发挥抛光效果。但因转速较高时,抛光纷将会因离心力而散逸,而且玉制品也易被摔出,使用时需注意。 (6)刷铊 用毛岸制成,用于去糙、刷亮。 (7)葫芦铊 用老葫芦干后的硬壳制成,用于抛光。 (8)皮条 即较厚的马皮条。用时割取3—5毫米见方,长度为30—40毫米的一段,一头夹在机器上即可。机器转动时皮条亦会随之转动。可利用这种转动来带动抛光粉。这种抛光法主要用于无法使用轮磨工具的部位。 (9)蜡抛光盘 蜡抛光盘是指用蜡覆盖的抛光盘,专门用于硬度极低的宝石或玉石制品的平面抛光。 蜡抛光盘的盘芯以8—10毫米厚的铝板制作为宜。一股剪成8—12英寸大小,玉作时作水平旋转。 玉作面应车锁平整光滑。将铝制盘芯微微加热至能熔化蜂蜡时,将烟蜡涂上,待全部熔化时;将一块质地紧密的厚布,剪成圆形轻轻蒙上,用手抹平。然后再在布表面涂抹少许修缮使修缮与布均匀地结合在一起。冷却后,将此蜡盘放在机器。开机使其旋转。用极平坦的金属玦压磨已涂好蜡的布表层。目的是使布与铝盘紧紧相贴。在表面完全平整后,可在错盘表面涂上抛光粉。便可用于抛光。 (10)锡面抛光盘 即将纯锡熔化后,撇去表面浮渣倒置在6—8毫米厚的铝圆盘上。凉后,用小刀沿半径方向切划出小道,用以存抛光粉。


古代用什么锋利的刀具,雕刻玉石?



不是刀具,没有那么硬的。古代的人们都用砣机雕刻玉石一  玉工艺开始孕育于石工艺之中,随着玉、石分化的过程而逐步分离,玉、石工艺分离的时间晚于玉、石分化。如果说玉、石分化是从旧石器时代人们选择石器原料时开始,那么制玉工艺与石器工艺的分化应从新石器时代磨制石器开始。旧石器时代的打制石器工艺有直接打击法、砸击法、间接打击法三种方法,与制玉工艺联系较少,暂可不必考虑,然而直接研究磨制石器工艺对探讨玉石工艺分化是大有裨益的。“磨制工艺:是把石器表面磨光磨出刃锋,并把石材磨制成型,这在石器制作上是一项进步。”[1] (页474)磨制石器的工艺过程是:1. 切割。先将石材打制或切割成一定形状的粗坯,在扁平的石材上加沙蘸水,用木片压擦,从两面切成沟状,然后截断,往往留截断痕不加磨刮。2. 研磨。放在大的砥石上加以蘸水砂研磨,至制成光滑规整的石器。3. 钻孔。用石钻、骨椎、木杆或竹管加砂蘸水,在石器的上部磨透打钻,或上述两种方法兼用。由于受技术制约,多从两面钻起,在器的中部磨穿成钻透。两面孔均呈截顶圆锥形孔,因砂粗细掌握不好,孔坡面会留下旋痕,两面孔对接不正,往往出现台痕。珠管形器也是从两面钻于中部对接打通。  总之,磨制石器工艺是用切割、打磨、钻孔三种工艺完成的,这三种工艺完全为早期制玉工艺承袭下来。在这一阶段玉石分化也已完成,玉器与石器工艺也已分化,自成系列,但制玉工艺与制石工艺并未完全脱离,很可能石玉匠还是在同一作坊内,玉匠仍借用磨制石器工艺来制理玉器。  磨制玉器与磨制石器两者工艺已如上述是一致的,但是我们也发现了两者的区别,这就是抛光工艺的应用。磨制玉器时大多均利用不同程度的抛光工艺,其表面比石器细腻整洁,光泽柔润晶莹,但尚未见其工具。北方的兴隆洼文化、查海文化,南方河姆渡、马家滨、崧泽文化玉器正处于这个阶段,此阶段的制玉工具均为用于锯切、磨砻、钻孔等手工工具。那么到何时制玉工艺才能从制石器工艺中彻底分化出来呢?标志不在于应用抛光术,而在于砣机的发明和应用。这是一种新式工具的诞生,而不是某种工艺方法的改进,它给制玉工艺带来了一场革命[2] (页6-8)。  二  砣机既是制玉工艺的关键设备,也是推动玉器工艺从石器工艺中彻底分离的真正动力及玉工艺走向独立手工业的标志。  砣机即磨玉机,清人称“水凳”,明人称“琢玉机”,工人称“砣子”、“铊子”,古代记载甚少。我们研究砣机的一种权宜办法是由今及古,逆流溯源,虽然不易到达源头,但可以瞻望到它的踪影,隐约听到它的瑟瑟琢磨声。  现代的砣机有两种:第一种是电动铁砣机,其砣子是用钻石粉制成,故称砂砣,转速10—5000转/分[3] (页33);第二种是蛇皮钻,类似牙医的修牙机,其旋转速度更快,转速达3000—20000转/分[3] (页34)。现代磨玉机——砣机,不用蘸水砂,只用细流水即可,确实方便,但是转速太快各有利弊,利在速成,比原木砣效率提高若干倍,弊在有些活计不好做。  20世纪60年代以前的高凳,可直接与清代砣机相联系。  (一)清代砣机的分析  关于清代砣机,现在我们能够见到比较完整的图像资料则是《玉作图说》,李澄渊于1891年(光绪十七年)应英国医师卜君要求而作[4]。他“历观玉琢琢磨各式绘以成图(《玉作图》序)”。也就是经过现场调查作了写生,尽量如实地加以反映,所以此图是可信的。此图册名为《玉作图说》,共十二开,十三图,每图附文字说明,可以说是玉作的连环书,是继《陶治图》之后出现的又一部纪实的工艺图书,不仅描绘了玉匠劳动操作的场面,还将重要工具名称都一一注明。中间是书画,左右两侧有竖栏各三行,首行书编号和题名。书写“说”文楷体工整,描述通俗易懂。共分为捣沙、研浆、开玉、扎碢、冲碢、磨碢、掏堂、上花、打钻、透花、打眼、木碢、皮碢等十三个工序,一捣砂图说,二研浆图说合为一开,即一图二说,三至十三这十一工序各为一开,共十二开,每图书图说。  《玉作图说》的图文通俗易懂,不必解释,但尚须说明,我们通过李澄渊《玉作图说》不仅可以了解清末北京玉作的主要设备及其基本工艺,也可窥探清代玉工如何操纵水凳。这种碾机是经过历代玉匠无数次改进而达到了它的最佳境界,是第一流的古代碾玉设备,可称为一人操作足踏高腿桌式砣机,亦称“高凳”或“水凳”。  (二)明代至隋唐时期砣机的探讨  明末宋应星《天工开物》载:“凡玉初剖时冶铁为圆盘,以盆水盛沙,足踏圆盘使转,添沙剖玉,逐忽划断。”[5] (页308)  其解说较简单,若参照附图不难了解宋应星《天工开物》所刊砣机与李澄渊所绘《玉作图》砣机大体上是一致的,也是一人操作足踏高腿桌式砣机。明人往往大而化之、不求甚解,图与说明均甚简括。  现在我们所能见到的古砣机资料只有上述明、清两代的图文,以前的砣机尚无材料可寻。当然,这种类型的砣机不会是古代的原本形式,它只是近古的砣机,其上限在于隋唐,不能再早了。这是因为我国起居所用室内家具大致在隋唐改变了古人席地而坐或在榻上凭几跽坐的习惯,离开矮踏,高高地坐于墩上或椅上。在这一社会背景之下才可能出现桌式或高腿桌式水凳。所以笔者认为隋唐创造了最初的一人操作足踏高腿桌式砣机。唐代已有旋机可由碾证之。所谓碾本为轹物器,即压碎谷粒成粉的器具,有碾盘、碾砣两大部分,由牲畜拉动或人推,使其碾砣旋转粉碎谷粒。唐宋人以“碾”训“砣”只是借用碾子旋转以象征砣机琢玉,既形象生动又通俗易懂。碾玉也就是用砣机制玉之意。砣机的存在确实不容置疑了。而李澄渊所绘砣机和宋应星《天工开物》所载玉机都是经过千余年的使用改进后留下来的非常先进的磨玉机,也是隋唐桌式砣机的发展及其完善的形式。可以说隋唐明清与20世纪60年代系同一形式、同一功能的砣机。  (三)南北朝至秦汉时期的铁砣几式砣机  从南北朝溯至三代玉器的做工来看,毫无疑问已用砣机来雕琢玉器,这一点研究玉器的人之间没有任何分歧。当然,这时的砣机还不如隋唐的砣机那样高效先进,估计在机械原理上当与明清砣机一致,但其结构形式上可能有所不同,如,像汉人那样跽坐于地上使用砣机,其砣机应是跽坐几式而非足踏旋转的桌式。据悉,印度19世纪砣玉机是几式,一人拉弓带动砣具旋转磨玉,可作研究此期磨玉机的参考。我国此时几式砣机应为何种结构?用几人操作?须进一步探讨,但也不排除另有专司砣机转动的辅助工人,或许是由2人或3人共同操作的几式砣机,而不是一人脚踏手托玉砣磨的先进砣机。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已发明冶铁并逐步推广,用于工具和武器,促进了工农业的发展。盖于此时不久或迟至秦汉,砣机也自然而然地用上了铁制的砣子,提高了琢磨效率。  (四)夏商周三代的青铜砣几式砣机  关于汉代跽坐式多人共同操作的几式砣机的设想判断也是来自三代的出土资料,如在殷墟出土的人与兽等石雕和妇好墓出土的坐佣均为跽坐形式。商代人佣的两种坐式均为席地而坐,所以可证商代砣机应是跽坐式砣机,其前之夏代及其后的周代亦不能例外,均为跽坐式砣机。  跪、跽均为古坐式,坐在机前双足不能发动砣机旋转,只可一手拉动弓弦转动,另一手托玉琢磨。或有另一二人来回拉动使其轴旋转带动砣子转动,可能二三人操一机。所谓玉人就是坐在砣前托玉蘸调水沙磨玉的人。砣机高度约30—50厘米。砣机结构由几、支架、轴、砣、条带或弓子等组成,砣子用青铜制作,可自行铸打而成,比原始砣机效率要高。  (五)原始砣机的发明与改进  砣机何时问世?这是我国玉器工艺史上长期争论而很难统一的问题。比如国内主张砣机发明于原始社会的有赵汝珍,认为:“至唐虞之时用玉尤为繁多,治玉亦见精良,改用砣磨而不纯用手工矣。”[6] 砣磨即指玉工用砣机磨玉。  同时代的刘大同作《古玉辨》辨古玉之真赝,关于制玉特辟“刀工”及“昆吾刀之切玉”二节,其所指之“刀法”乃刻工,主张“玉器时代原无刀工,故指玉斧玉铲之类存于今者未见其有花纹者,可见上古未开化以来无刀工之可言也”[7]。刘大同认为:“余按古今雕刻一门可分为五大时期,他山之石可以攻错是以石制玉时期,可称最古。一变而为周之昆吾刀,再变而为汉之八刀,又一变而为六朝巧雕,至清之乾隆精刻为最后。今人不见昆吾刀,而以菊花铁所炼之钢刀刻玉。”他认为玉器上的图案文饰均可用刀刻:“昔人云,自晋魏以来不见昆吾刀,诚然哉。若就双钩碾玉法论之,汉时已取便捷,失其古趣,至今之用旋车制玉则愈趋愈下矣。倘若再用机器制作,则俗恶更不堪设想,可畏也哉!”[7]   所谓“双钩碾玉法”出自明人高濂《遵生八笺》,原文如下:“然汉人琢磨妙在双钩,碾法宛转流动,细如秋毫,更无疏密不匀,交接段续,俨若游丝白描,毫无滞迹。”[8] (页172)  高濂主张“双钩碾玉法”是汉法,而刘大同之意是古有双钩玉法,并非汉人的。他既主张从周人始用昆吾刀刻玉,汉用八刀,六朝巧雕,乾隆精刻,今用铜刀等工具刻玉,又接受高濂汉人双钩碾玉之说,主张刀刻与砣碾并存,这是不妥的。以刀刻玉的说法不过是一传说,实不存在,琢玉只能以“他山之石可以错玉”的说法,以水沙磨玉,这是唯一正确的说法。  西方有人认为砣具产生于迦勒底,后向东西两侧传播,如波西尔提出:“中国玉工所用器具皆完备足用,其如法亦甚早,若溯其源当亦来自西方,似为迦勒底(Chaledea,地名,古代巴比伦王国之州)及苏西拿人所发明,然后自其地东行中国,西及欧洲,南至印度者,唯其传播之时确在何期则代远年淹没可考矣。”[9] 现在我们可看到19世纪印度玉工使用砣具的线描画以及新疆和田玉工所用之旋车均与水凳不同。这是同出一源发展不同还是共源共流?值得研究加以论说。  夏商周三代砣机是一人或多人操作的青铜几式砣机,来自原始砣机,反过来说原始砣机改进型就是夏商周三代的早期砣机。  原始砣机发明于何地?是玉器研究界和考古界十分关心的事。过去的主要根据是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玉器器型,这些玉器文饰复杂,表面抛光还留下了一些砣痕。王遵国先生据此研究认为:“张陵山的玉蝉背面留有清晰的弧形琢痕。寺墩玉璧M3:22上留下直径分别为11厘米、16厘米、26厘米的弧形琢痕,说明切割工具当为直径大小不一的轮锯,或称圆砣,古代又称砂碾。其资料估计是含石英粒的砂面圆盘。从玉璧圆边和玉琮边角的匀称整齐,误差只在1毫米左右看,除了玉工的熟练技术外,还有固定的琢玉装置,估计已经出现同本世纪上半叶还使用的水作凳一类的琢玉机。从当时盛行陶器轮制机术来判断,这是可能的。祝你好运。希望可以帮到你,望采纳,谢谢!


古代的翡翠是用什么工具雕刻成成品的? 谢解答!


古代用石凳雕刻翡翠成品。如图

雕刻的时候用脚踩,然后用手不断的往刀口放解玉砂,这个雕刻的过程非常缓慢,常常需要数年才能完成一件作品。


古代的人们都用什么雕刻玉石?



古代的人们都用砣机雕刻玉石一  玉工艺开始孕育于石工艺之中,随着玉、石分化的过程而逐步分离,玉、石工艺分离的时间晚于玉、石分化。如果说玉、石分化是从旧石器时代人们选择石器原料时开始,那么制玉工艺与石器工艺的分化应从新石器时代磨制石器开始。旧石器时代的打制石器工艺有直接打击法、砸击法、间接打击法三种方法,与制玉工艺联系较少,暂可不必考虑,然而直接研究磨制石器工艺对探讨玉石工艺分化是大有裨益的。“磨制工艺:是把石器表面磨光磨出刃锋,并把石材磨制成型,这在石器制作上是一项进步。”[1] (页474)磨制石器的工艺过程是:1. 切割。先将石材打制或切割成一定形状的粗坯,在扁平的石材上加沙蘸水,用木片压擦,从两面切成沟状,然后截断,往往留截断痕不加磨刮。2. 研磨。放在大的砥石上加以蘸水砂研磨,至制成光滑规整的石器。3. 钻孔。用石钻、骨椎、木杆或竹管加砂蘸水,在石器的上部磨透打钻,或上述两种方法兼用。由于受技术制约,多从两面钻起,在器的中部磨穿成钻透。两面孔均呈截顶圆锥形孔,因砂粗细掌握不好,孔坡面会留下旋痕,两面孔对接不正,往往出现台痕。珠管形器也是从两面钻于中部对接打通。  总之,磨制石器工艺是用切割、打磨、钻孔三种工艺完成的,这三种工艺完全为早期制玉工艺承袭下来。在这一阶段玉石分化也已完成,玉器与石器工艺也已分化,自成系列,但制玉工艺与制石工艺并未完全脱离,很可能石玉匠还是在同一作坊内,玉匠仍借用磨制石器工艺来制理玉器。  磨制玉器与磨制石器两者工艺已如上述是一致的,但是我们也发现了两者的区别,这就是抛光工艺的应用。磨制玉器时大多均利用不同程度的抛光工艺,其表面比石器细腻整洁,光泽柔润晶莹,但尚未见其工具。北方的兴隆洼文化、查海文化,南方河姆渡、马家滨、崧泽文化玉器正处于这个阶段,此阶段的制玉工具均为用于锯切、磨砻、钻孔等手工工具。那么到何时制玉工艺才能从制石器工艺中彻底分化出来呢?标志不在于应用抛光术,而在于砣机的发明和应用。这是一种新式工具的诞生,而不是某种工艺方法的改进,它给制玉工艺带来了一场革命[2] (页6-8)。  二  砣机既是制玉工艺的关键设备,也是推动玉器工艺从石器工艺中彻底分离的真正动力及玉工艺走向独立手工业的标志。  砣机即磨玉机,清人称“水凳”,明人称“琢玉机”,工人称“砣子”、“铊子”,古代记载甚少。我们研究砣机的一种权宜办法是由今及古,逆流溯源,虽然不易到达源头,但可以瞻望到它的踪影,隐约听到它的瑟瑟琢磨声。  现代的砣机有两种:第一种是电动铁砣机,其砣子是用钻石粉制成,故称砂砣,转速10—5000转/分[3] (页33);第二种是蛇皮钻,类似牙医的修牙机,其旋转速度更快,转速达3000—20000转/分[3] (页34)。现代磨玉机——砣机,不用蘸水砂,只用细流水即可,确实方便,但是转速太快各有利弊,利在速成,比原木砣效率提高若干倍,弊在有些活计不好做。  20世纪60年代以前的高凳,可直接与清代砣机相联系。  (一)清代砣机的分析  关于清代砣机,现在我们能够见到比较完整的图像资料则是《玉作图说》,李澄渊于1891年(光绪十七年)应英国医师卜君要求而作[4]。他“历观玉琢琢磨各式绘以成图(《玉作图》序)”。也就是经过现场调查作了写生,尽量如实地加以反映,所以此图是可信的。此图册名为《玉作图说》,共十二开,十三图,每图附文字说明,可以说是玉作的连环书,是继《陶治图》之后出现的又一部纪实的工艺图书,不仅描绘了玉匠劳动操作的场面,还将重要工具名称都一一注明。中间是书画,左右两侧有竖栏各三行,首行书编号和题名。书写“说”文楷体工整,描述通俗易懂。共分为捣沙、研浆、开玉、扎碢、冲碢、磨碢、掏堂、上花、打钻、透花、打眼、木碢、皮碢等十三个工序,一捣砂图说,二研浆图说合为一开,即一图二说,三至十三这十一工序各为一开,共十二开,每图书图说。  《玉作图说》的图文通俗易懂,不必解释,但尚须说明,我们通过李澄渊《玉作图说》不仅可以了解清末北京玉作的主要设备及其基本工艺,也可窥探清代玉工如何操纵水凳。这种碾机是经过历代玉匠无数次改进而达到了它的最佳境界,是第一流的古代碾玉设备,可称为一人操作足踏高腿桌式砣机,亦称“高凳”或“水凳”。  (二)明代至隋唐时期砣机的探讨  明末宋应星《天工开物》载:“凡玉初剖时冶铁为圆盘,以盆水盛沙,足踏圆盘使转,添沙剖玉,逐忽划断。”[5] (页308)  其解说较简单,若参照附图不难了解宋应星《天工开物》所刊砣机与李澄渊所绘《玉作图》砣机大体上是一致的,也是一人操作足踏高腿桌式砣机。明人往往大而化之、不求甚解,图与说明均甚简括。  现在我们所能见到的古砣机资料只有上述明、清两代的图文,以前的砣机尚无材料可寻。当然,这种类型的砣机不会是古代的原本形式,它只是近古的砣机,其上限在于隋唐,不能再早了。这是因为我国起居所用室内家具大致在隋唐改变了古人席地而坐或在榻上凭几跽坐的习惯,离开矮踏,高高地坐于墩上或椅上。在这一社会背景之下才可能出现桌式或高腿桌式水凳。所以笔者认为隋唐创造了最初的一人操作足踏高腿桌式砣机。唐代已有旋机可由碾证之。所谓碾本为轹物器,即压碎谷粒成粉的器具,有碾盘、碾砣两大部分,由牲畜拉动或人推,使其碾砣旋转粉碎谷粒。唐宋人以“碾”训“砣”只是借用碾子旋转以象征砣机琢玉,既形象生动又通俗易懂。碾玉也就是用砣机制玉之意。砣机的存在确实不容置疑了。而李澄渊所绘砣机和宋应星《天工开物》所载玉机都是经过千余年的使用改进后留下来的非常先进的磨玉机,也是隋唐桌式砣机的发展及其完善的形式。可以说隋唐明清与20世纪60年代系同一形式、同一功能的砣机。  (三)南北朝至秦汉时期的铁砣几式砣机  从南北朝溯至三代玉器的做工来看,毫无疑问已用砣机来雕琢玉器,这一点研究玉器的人之间没有任何分歧。当然,这时的砣机还不如隋唐的砣机那样高效先进,估计在机械原理上当与明清砣机一致,但其结构形式上可能有所不同,如,像汉人那样跽坐于地上使用砣机,其砣机应是跽坐几式而非足踏旋转的桌式。据悉,印度19世纪砣玉机是几式,一人拉弓带动砣具旋转磨玉,可作研究此期磨玉机的参考。我国此时几式砣机应为何种结构?用几人操作?须进一步探讨,但也不排除另有专司砣机转动的辅助工人,或许是由2人或3人共同操作的几式砣机,而不是一人脚踏手托玉砣磨的先进砣机。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已发明冶铁并逐步推广,用于工具和武器,促进了工农业的发展。盖于此时不久或迟至秦汉,砣机也自然而然地用上了铁制的砣子,提高了琢磨效率。  (四)夏商周三代的青铜砣几式砣机  关于汉代跽坐式多人共同操作的几式砣机的设想判断也是来自三代的出土资料,如在殷墟出土的人与兽等石雕和妇好墓出土的坐佣均为跽坐形式。商代人佣的两种坐式均为席地而坐,所以可证商代砣机应是跽坐式砣机,其前之夏代及其后的周代亦不能例外,均为跽坐式砣机。  跪、跽均为古坐式,坐在机前双足不能发动砣机旋转,只可一手拉动弓弦转动,另一手托玉琢磨。或有另一二人来回拉动使其轴旋转带动砣子转动,可能二三人操一机。所谓玉人就是坐在砣前托玉蘸调水沙磨玉的人。砣机高度约30—50厘米。砣机结构由几、支架、轴、砣、条带或弓子等组成,砣子用青铜制作,可自行铸打而成,比原始砣机效率要高。  (五)原始砣机的发明与改进  砣机何时问世?这是我国玉器工艺史上长期争论而很难统一的问题。比如国内主张砣机发明于原始社会的有赵汝珍,认为:“至唐虞之时用玉尤为繁多,治玉亦见精良,改用砣磨而不纯用手工矣。”[6] 砣磨即指玉工用砣机磨玉。  同时代的刘大同作《古玉辨》辨古玉之真赝,关于制玉特辟“刀工”及“昆吾刀之切玉”二节,其所指之“刀法”乃刻工,主张“玉器时代原无刀工,故指玉斧玉铲之类存于今者未见其有花纹者,可见上古未开化以来无刀工之可言也”[7]。刘大同认为:“余按古今雕刻一门可分为五大时期,他山之石可以攻错是以石制玉时期,可称最古。一变而为周之昆吾刀,再变而为汉之八刀,又一变而为六朝巧雕,至清之乾隆精刻为最后。今人不见昆吾刀,而以菊花铁所炼之钢刀刻玉。”他认为玉器上的图案文饰均可用刀刻:“昔人云,自晋魏以来不见昆吾刀,诚然哉。若就双钩碾玉法论之,汉时已取便捷,失其古趣,至今之用旋车制玉则愈趋愈下矣。倘若再用机器制作,则俗恶更不堪设想,可畏也哉!”[7]   所谓“双钩碾玉法”出自明人高濂《遵生八笺》,原文如下:“然汉人琢磨妙在双钩,碾法宛转流动,细如秋毫,更无疏密不匀,交接段续,俨若游丝白描,毫无滞迹。”[8] (页172)  高濂主张“双钩碾玉法”是汉法,而刘大同之意是古有双钩玉法,并非汉人的。他既主张从周人始用昆吾刀刻玉,汉用八刀,六朝巧雕,乾隆精刻,今用铜刀等工具刻玉,又接受高濂汉人双钩碾玉之说,主张刀刻与砣碾并存,这是不妥的。以刀刻玉的说法不过是一传说,实不存在,琢玉只能以“他山之石可以错玉”的说法,以水沙磨玉,这是唯一正确的说法。  西方有人认为砣具产生于迦勒底,后向东西两侧传播,如波西尔提出:“中国玉工所用器具皆完备足用,其如法亦甚早,若溯其源当亦来自西方,似为迦勒底(Chaledea,地名,古代巴比伦王国之州)及苏西拿人所发明,然后自其地东行中国,西及欧洲,南至印度者,唯其传播之时确在何期则代远年淹没可考矣。”[9] 现在我们可看到19世纪印度玉工使用砣具的线描画以及新疆和田玉工所用之旋车均与水凳不同。这是同出一源发展不同还是共源共流?值得研究加以论说。  夏商周三代砣机是一人或多人操作的青铜几式砣机,来自原始砣机,反过来说原始砣机改进型就是夏商周三代的早期砣机。  原始砣机发明于何地?是玉器研究界和考古界十分关心的事。过去的主要根据是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玉器器型,这些玉器文饰复杂,表面抛光还留下了一些砣痕。王遵国先生据此研究认为:“张陵山的玉蝉背面留有清晰的弧形琢痕。寺墩玉璧M3:22上留下直径分别为11厘米、16厘米、26厘米的弧形琢痕,说明切割工具当为直径大小不一的轮锯,或称圆砣,古代又称砂碾。其资料估计是含石英粒的砂面圆盘。从玉璧圆边和玉琮边角的匀称整齐,误差只在1毫米左右看,除了玉工的熟练技术外,还有固定的琢玉装置,估计已经出现同本世纪上半叶还使用的水作凳一类的琢玉机。从当时盛行陶器轮制机术来判断,这是可能的。祝你好运,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