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学习方法?(石雕雕刻有哪几种手法?)

作者:大明      发布时间:2021-08-31      浏览量:63500
石雕学习方法?石雕也分N种 学习石雕的话 在有师傅的指导情况下一般也要三年 工具也很多石雕雕刻有哪几种手法?从压缩形式来看,石雕的雕刻手法可分为圆雕、浮雕、透雕;而从造型表现手法又可分为写实、抽象、卡通、装饰等四种。此外,石雕是人类精神文明

石雕学习方法?



石雕也分N种 学习石雕的话 在有师傅的指导情况下一般也要三年 工具也很多


石雕雕刻有哪几种手法?


从压缩形式来看,石雕的雕刻手法可分为圆雕、浮雕、透雕;而从造型表现手法又可分为写实、抽象、卡通、装饰等四种。此外,石雕是人类精神文明是物质载体,而且伫立于各个城市的各种石雕,不仅仅是为了美化环境而建立,它的存在还体现了这个城市的精神面貌与城市的文化建设。

只有可以刻光雕的。


石雕工艺的具体流程?


雕塑是一种可触的空间造型艺术。在中国 http://www.stonebuy.com古代,传统石雕都是由石雕艺人自己设计(往往是画稿)、自己雕凿独立完成。到目前为止很多石雕艺人仍然沿用此法。但随着我国城雕的兴起,一些大中型石雕的设计及模型的制作有雕塑家直接参与,之后由工厂的石雕师傅进行加工制作。城雕工艺及雕刻技艺要求都比较高,其雕刻工序大体分为开荒、打细以及打磨三个步骤,以下作具体介绍。
一、开荒 开荒也有称“开大荒”,将史料粗坯凿去多余部分,一直到初具大体轮廓的阶段。进一步打出体与面关系基本形状的过程叫做“开中荒”。一般加工打到离石膏模型形体1厘米厚左右叫“开小荒”。三个过程有时交替进行,所使用的工具为大、中、小錾子。
二、 打细 打细是将“开小荒”余下的多余部分凿掉,重点是刻画形象和找准形体的起伏结构等微妙变化。打细石对石雕像进行艺术处理的重要阶段,使用的工具为齿凿、平凿、石挫等,需要耐心精雕细刻。www.stonebuy.com
三、 打磨 打磨是在打细石雕的基础上,用研磨工具进行打磨、抛光以显示石材 http://news.stonebuy.com/的质感,增添石雕作品的光彩,提高其艺术感染力。打磨的工具和材料有抛光机、砂轮、砂纸、抛光膏等。这道工序是根据艺术效果需要进行操作的,有时通体打磨、有时局部打磨。

工艺流程大致分为选料布局,打坯戳坯,放洞镂雕,精刻修光,配垫装垫、打光上蜡六道工序。一般作品都自始至终由一位艺人完成。
  选料布局
  石料是石雕作品的物质基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高明的艺人若无好石料也难以雕出好作品来,所以选料是至关重要的,选料大致可分按料选题和按题选料两类。
  按料选题首先要对石料作最基本的选择,主要考虑是否结实、脆软。如若石料松散,多裂,或者质量很差、多硬钉,则难以用作雕刻石料。然後根据石料的形态、质地、色彩,苦心经营,精心设计。石雕和一般绘画雕塑相比,既有确定主题,选择题材,经营位置,刻划形象的共性,更具有受到既定物质材料强烈制约的个性。所以,石雕从布局开始就要“因材施艺”,艺人往往将石料摆在案头,横摆斜置,仔细观察,反复构思,当面前的石料与脑中的某一灵感图像相契合,产生创作冲动时,才挥锤握凿,确立作品雏形。
  按题选料则与上述相反,先有主观构想,形成了某个新颖构思,贮于脑中,然后苦心寻找合适的石料,或许某个时候不期而遇,则会惊喜万分。或则准备雕刻某一类题材的作品,然后对石料作针对性的选择,主要从作品的要求方面考虑。雕刻人物题材要求石色纯净文静,花鸟题材的石料以绚丽多彩为佳,山水题材的石料最好是形态突兀多变,精雕作品则要求石料质地优良,石色丰富。许多题材还要求石料有一定的体积。
  一般的批量产品,由于有既定的质量标准(包括题材、规格、造型等),在布局上虽然不可能像机械产品一样千篇一律,一模一样,但不要求也不允许有很大的变化,离开样品很远,所以其布局是比较简单的。而精雕作品的布局则要求别出心裁,别开生面,最忌拾入牙慧、落入俗套。故而布局对石雕作品成败以及艺术价值高下有着重要的影响。
  打坯戳坯
  石雕艺人的构思布局,有点像国画家画山水、花鸟,仅打“腹稿”,做到胸有成竹,就直接在石料上敲打落形。只有少数大型作品或构图复杂的作品,要画设计图或捏泥塑稿。打坯是雕刻作品的第一步,用打坯凿大刀阔斧地劈削出作品的外轮廓,景物的大块面,以最简练、概括的手法,将构思变成视觉形象。打坯中特别强调整体观念。艺人有所谓“四从”的说法,“四从”就是“从整体到局部,从大到小,从主到次,从表到里”。
  整体给人以总印象,大效果,诸如作品的主体是直立、横置还是倾斜,作品的外形是长方形、三角形还是圆形等等,都会给人以截然不同的感觉。再如对外轮廓线的处理於作品影响也很大,那些地方要“开门”(为破长直线的凹线),“开门”的部位,大小等等。务须仔细推敲。打坯时必须从这些有关整体效果的地方着手。
  “从大到小”,在一件作品中体积(或面积)较大的景物先予定位,其他部份也就容易安排了。“从主到次”,是在不少作品中有些体积不大的“眼”,如花卉中的花,人物中的头脸等,先确定它们的位置、大小,就可以此为准,生发开去。“从表到里”,要求首先处理好作品欣赏的第一层次,然后作深入刻划,使作品跌宕起伏,层次丰富。
  戳坯是用阔凿戳出景物较小的分面,一些小作品也有不用打坯而直接用阔凿戳坯的。戳坯和打坯都要留有余地,以备必要的修改调整,同时又不能太臃重,要尽量接近实体。对此,艺人有“打坯不留料,雕刻无依靠,打坯打彻底,雕刻省力气”之说。
  放洞镂雕
  这是一道化时最多、技艺最复杂的重要工序,雕刻的过程就是不断剔除多余石料,逐步显现景物实体的过程。作品实体外层的多余部分,主要靠打坯戳坯时凿除,实体本身的空间以及里层的丰富层次,只有靠放洞镂雕才得以实现。放洞是为了给镂雕创造条件。放洞得当,可以使作品形态确切,疏密得体,层次丰富,玲珑剔透,精巧耐看,严密坚实。放洞一般都在景物本身的间隔和景物之间处进行。艺人十分重视放洞,并在“洞法”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镂雕是放洞的继续和深入。放洞在石料上留下了许多大小不同的规则的圆洞,而镂雕则是改造圆洞,使圆洞成为实体之外的形态多变的空间。空间与实体互为依存,空间越具体、实体越显露。必要的空间都镂雕出来了,实体的造型也就完成了。所以有人把雕刻的过程概括为“运用减法,求得实体”。
  精刻修光
  这是雕刻中的最后一关。精刻用以深入刻划细部,修光用以修饰外貌,使作品显得有生气、更美观、更传神。
  精刻时着重刻划景物的细微之处,传神之点。诸如通过刻划眼睛、嘴角,以表现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精雕叶筋、花瓣、藤,以表达花卉蓬勃的生机;细镂飞檐、窗花,以表现山水的优美秀丽。
  修光是为了抹去作品上不必要的刀痕凿迹,使作品简洁可爱。但修光不是一味追求“光”,而要“光”得恰如其分。修光中要从结构出发,从质感出发,强调“刀触”,不能将体面交界线都刮得圆浑,含糊不清,否则会使景物显得软弱无力,丧失特征。有些景物也不宜修得光溜溜的,如有的艺人将岩石的表面保持其斑斑点点的刀痕凿迹,反更能表现其硬、糙的质感。修光时的“刀触”将与作品共存,故而必须十分讲究。刀触的方向要与景物结构、生长规律、运动气势相一致。刀触的轻重、缓急、刚柔也应该从景物的质感和作品的情调出发。修光的程序是“从里到外”,与雕刻的程序恰恰相反。
  配垫装垫
  石雕作品一般由上身(主体)和座垫两部分组成。座垫对主体起衬托、充实、补充作用,是作品不可缺少的有机组成部分。设计座垫要以主体为依据,尽量做到形式协调,大小相称,色调稳重,繁简适度,充实内容,弥补缺陷。
  石雕座垫有石质、木质两类。石质垫造型分岩头垫、树根垫、水波垫、几何形垫、云垫、莲花垫等几种。一般山水作品用岩头垫,花鸟作品用树根垫,水生动植物作品用水波垫、岩头垫,人物、炉瓶作品用几何形垫,佛像、神仙作品用云垫、莲花垫。木质垫分造型垫与自然垫两种。艺人大都选取盘根错节的老树桩作垫,既可减轻作品重量,又显得生动自然。
  座垫配得太小显得不稳重,太矮了欠气势,太高了又觉得有虚张声势之嫌,因而务求大小相称。座垫色调一般以深色为宜,取其稳重;也有浅色的,求其调和、活泼,但用于小品居多。座垫一般不能做得太精细、繁琐,如果上下全身都精细,反而缺少对比与节奏,如果想借座垫弥补上身的不精细,则未免舍本逐末。
  一件作品总难免存在不足之处,配座垫是弥补上身欠缺的手段之一。有的主体内容不够充实,可以在座垫上增添景物。如主体是花卉,座垫上可雕两只小鸟,与之呼应。有的主体不够平衡,可以在座垫某部增加一些体积,使之构图完整。这类座垫不是被动地起衬托作用,而是主动地参与构图,使之与上身雕件的结合更紧密,更具有艺术性。
  装垫时,一般大型作品及高档作品都用木螺丝,稍小的作品用竹钉,小件作品则在上蜡时用蜡粘合。
  打光上蜡
  打光上蜡可使作品外表光洁、明亮,充分显现石料的材质美、色彩美,使作品显得高雅、艳丽,并便于陈设观赏。
  打光用的材料有粒度80号至120号砂布,280号至2000号的水砂纸,以及糠灰、打光粉(金钢砂粉末)、打光油等。
  打光时要从粗到细,循序渐进。先用砂布打磨一遍,再用小毛刷、竹签裹软布,蘸糠灰磨揩作品的精细部分。然后用各号水砂纸磨揩,最后可用软布蘸打光油或打光粉反复揩拭作品,使其光亮耐看,经久不脱,形成真包浆,俗称“硬光”。
  打光时要注意保护景物的体面交界线,否则会使景物的体面转折模糊、结构不清、立体感差。同时要根据需要,区别对待,一般在较大面积的平面、球面上,在作品的主要部位,务求反复磨揩,使其光亮可鉴。而有些部位也可少打光或不打光,以求得作品中光亮度上的某些变化和特定效果。石章的打光,无论砂布,水砂纸,都要平贴于玻璃上,将石章紧按其上磨揩,否则难以平整挺括。最后将石章置于手上用1000号以上水砂纸及打光油、打光粉揩拭,即可取得十分光洁的效果。
  上蜡前先将作品刷洗干净,除去一切灰尘、汗迹,再将其揩干,置于火盆上烤热。加温要缓慢、均匀,防止爆裂。烤至摄氏100度左右,再将黄蜡均匀地涂刷在作品上,使其渗透到每一细部的表面。然后让作品慢慢冷却,在尚感有余热之时,用细麻布轻轻揩擦,仅留一层很薄的黄蜡余其表面。切忌在作品表面堆积黄蜡,否则如妇女的浓脂腻粉,庸俗不堪。